千金棋牌官网下载水滨园林”由此可知

作者:千金棋牌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6 05:11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基于汴河水系的北宋东京滨水商业初探_城乡/园林规划_工程科技_专业资料。基于汴河水系的北宋东京滨水商业初探,汴粱东京,东京汴凉,东京到舞滨,东京舞滨站有商场吗,怡隆东京滨,东京三滨,东京滨鱼竿,滨名湖地图,东京站到舞滨站   基于汴河水系的北宋东京滨水商业初探 摘 要:以北宋东京为研究对象,立足于汴河水系建 设对商业空间的影响,探讨汴河给东京带来的商业繁荣。采 用文献资料分析与图像分析的方法研究,研究结果表明,政 府对汴河水系建设的重视程度,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城市商业 经济的发展,体现了水系建设的经济价值,对现代城市水系 建设起到积极的启示作用。 关键词:滨水商业;东京;水系建设;汴河 1 北宋以前汴河修浚史概况 汴河又称“汴水” 、 “古汴渠” ,古称“?M 水” 、 “丹水” , 是我国古代开封城市建设史上一条重要的河流。汴河开通历 史悠久,早在战国时期,魏国于大梁(开封)开挖鸿沟,用 以通宋、郑、陈、蔡、曹、卫等地[1],借济水、鸿沟便捷水 运之势,大梁商贾云集。 《史记》载: “魏之大梁,秦之咸阳, 楚之郢都,皆出入大贾小商之地。 ”魏国借此富国强兵,最 终称霸于诸侯,诸侯辐辏。始皇二十二年,王贲攻魏,引鸿 沟灌大梁,城破,魏亡。魏大梁,因水而兴,因水而亡是也。 至汉,改名汴渠,而后五胡乱华,晋室南渡,汴渠废弃。东 晋义熙十三年,刘裕伐后秦,再次修浚汴渠,此即后来隋朝 通济渠。隋大业元年,隋炀帝于黄河与淮河之间开挖通济渠 用以联通中原与江东水运。自此汴河成为江南通往中原的重 要水运渠道,汴州因此也成为重要的水运交通枢纽。借着水 运便捷之势,汴州商业发展迅速,商业繁荣。 《隋书?卷五十六?令狐列传》记载: “及上(隋文帝)祠 泰山还,次汴州,恶其殷盛,多有奸侠,于是以熙为汴州刺 史。下车禁游食,抑工商,民有向街开门者杜之,船客停于 郭外星居者勒为聚落,千金棋牌官网下载侨人逐令归本,其有滞狱,并决遣之, 令行禁止,称为良政。 ”[2]文献中说道,隋文帝经过汴州, 因汴州繁盛而心生厌恶,从而派遣官员进行整治。似乎难以 理解,实则不然, “重农抑商”的思想一直作为封建帝王的 “统治方针” ,而汴州是因商业而兴盛,这种繁盛为统治者 带来诸多“问题” :一、许多百姓弃农从商,甚至外省者也 来到汴州从商,这有违“农为本”的思想政策。二、商贾为 便于经商,常有向街开门者。要知这一时期,坊市制依旧作 为城市管理的主要制度,平民百姓不允许向街开门,因为不 利于城市管理。三、在商业繁盛之地,通常聚集许多不法者、 无业游民,为城市治安带来隐患。一系列的问题,使得隋文 帝“恶其殷盛” 。从另一方面也证实通济渠(汴渠)的开通 为汴州带来的商业繁荣。 唐末,淮南杨行密为阻止朱温南下,决毁了汴渠,汴渠 再次?嘈小N宕?时期,虽梁、晋、汉皆在汴州建都,但因战 乱频繁,统治者皆无心整治河道,汴渠一直淤积不堪。直至 显德三年,周世宗柴荣诏令疏浚汴渠,当时有人对此提出异 议,周世宗答道: “二三年后,当知其利矣。 ”事实证明周世 宗决策的英明。至是,果符圣虑,由是江淮舟楫皆达于京师, 万世之利,其斯之谓乎。[3] 2 汴河滨水商业的先端――周景造“十三间楼” 北宋之前,由于传统坊市制的束缚,人们对滨水空间的 商业利用主要为货物运输、存放货物的港口码头、滨水空间 的商业价值未能得到充分利用。后周时期,周世宗下诏疏浚 汴水,大将周景奉命浚汴口的同时,于汴河沿岸修建用以商 贾存放货物、贸易及为客商提供歇息的商业大楼十三间。这 是历史记载中,官方首次主动从事滨水商业建设的活动。 释文莹《玉壶清话》记载: “周世宗显德中, 遣周景大 浚汴口, ,又自郑州导郭西濠达中牟。景心知汴口既浚,舟 楫无壅, 将有淮浙巨商贸粮斛贾,万货临汴,无委泊之地。 讽世宗乞许令京城民环汴栽榆柳,起台榭,以为都会之壮。 世宗许之。景率先应诏,踞汴流中要,起巨楼十二间。方运 斤,世宗辇辂过,因问之,知景所造,颇喜,赐酒,犒其工, 不悟其规利也。景后邀钜货于楼,山积波委,岁入数万计。 今楼尚存。 ” [4]王辟之 《渑水燕谈录》 对此也有相关记载: “周 显德中,许京城居民起楼阁。大将军周景威先于宋门内临汴 水建楼十三间。世宗嘉之,以平诏奖谕。景威虽奉诏,实所 以规利也,今所谓‘十三间楼子’是也” 。[5]大将周景心知 汴水疏浚后,将有大量淮浙客商经汴水入京,因此在汴口起 楼十三间转租给商贾存放货物, 以致山积波委, 岁入数万计。 周景造“十三间楼”意味着朝廷承认沿滨水建造商业屋楼的 合法性,突破了传统贸易限制于“市”之内的束缚,这一时 期,在汴河沿岸应有其他商贾屋楼的产生。[6]此后,汴河沿 岸商楼林立,最终造就了北宋繁华的河市。 3 汴河沿岸滨水商业 北宋时期,商品经济的发展,商业贸易突破空间(坊市) 与时间(宵禁)的限制,东京便捷的水运系统在保证货物运 输通畅的同时,也为河流沿岸带来了商业繁荣,产生了新型 的滨水商业空间――桥市、河市。 3.1 北宋时期汴河概况 北宋时期,宋廷实行强干弱枝的政策,聚天下半数兵马 于京师。这一时期,城内居民已超过一百万。粮食补给皆靠 外地运输于京师,东京完善的水系解决了粮食运输问题。汴 河作为主要的漕运渠道,西北、江南之货物大部分通此河进 入京师。 《宋史?河渠志》 记载: “唯汴水横贯中国, 首承大河, 漕引江湖,利尽南海,半天下之财赋,并山泽之百货,悉由 此路而进。 ” “岁漕江淮湖浙米数百万,及至东南之产,百物 众宝,不可胜数” 。汴河作为东京城的命脉,每岁漕运达六 百万石,五丈河与蔡河每岁漕运相加不过一百二十多万石。 内外仰给焉。故于诸水,莫此为重。因此,北宋初期对汴河 的治理也是不遗余力,每岁一浚,京畿民官皆兼沟洫河,以 为常职。北宋中后期,汴河治理懈怠,汴河淤塞,使得漕运 受到影响。元丰三年( 1080 年) ,神宗下诏兴建导洛入汴 工程,工程完成后,汴河漕运功能再次得到提升,江淮扁舟, 四时上下,昼夜不绝。 《管子?水地篇》有言: “水者,地之血气,如筋脉之通 流者,故曰水具财也” 。汴河水系的建设,使东京成为连通 南北的水运枢纽, 极大地促进了北宋东京的商业发展。 史载: “舳舻相衔,千里不绝。越?z?音剑?官艘贾舶,闽讴楚语, 风帆雨楫” 。[7] 汴河的存在,不仅造就了东京的繁荣,也是北宋立都开 封的根本。神宗熙宁五年,宣微北院使、中太一宫使张方平 在呈给神宗的奏折中向神宗阐述修浚汴河的重要性,其中言 道: “京,大也;师,众也。大众所聚,故谓之京师。有食, 则京师可立;汴河废,则大众不可聚。汴河之于京师,乃是 建国之本,非可与区区沟洫水利同言也。 ”[8]事实也正是如 此,神宗去世后,政党相争,导洛入汴工程废弛,漕运受创。 加之漕运法改变,宋徽宗“花石纲”的奢靡享乐等一系列问 题,北宋逐渐走向衰亡。靖康元年金兵攻入开封,次年北宋 灭亡。 3.2 汴河沿岸繁华的商业区 汴河作为东京城内主要漕运系统,每年大量的货物客商 以此入京,自周景造十三间楼,许多交易场所沿汴河而建。 至北宋时期,已发展为成熟的滨水商业区――河市。北宋画 家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便对汴河沿岸繁华热闹的商业景象 有所描绘:汴河商船络绎不绝,沿岸商楼林立,酒肆、食店、 摊贩分布于两岸。笔者依据《东京梦华录》对东京商业街区 的记载,将汴河滨水商业分为东西两段。以州桥为中心,东 段为汴河大街滨水商业区,西段又分内城、外城两段,内城 为西大街滨水商业区,外城为万胜门内大街滨水商业区。 汴河大街商业区以相国寺最为繁盛。大内前州桥之东, 临汴河大街,曰相国寺。宋王?浴堆嘁碇文甭肌肪矶?载: “东 京相国寺,乃瓦市也。僧房散处,而中庭两庑可容万人,凡 商旅交易其中。 ” 《东京梦华录》相国寺内万姓交易一篇,对 相国寺交易时间及商品种类与场景作了相关记载: “相国寺? 霸挛宕慰?放,万姓交易。大三门上皆是飞禽猫犬之类,珍禽 奇兽,无所不有。第二三门皆动用什物,庭中设彩?柯段菀迤 蹋?卖蒲合簟席、屏帏洗漱、鞍辔弓剑、时果、腊脯之类。近 佛殿,孟家道院王道人蜜煎,赵文秀笔,及潘各墨占定。两 廊皆诸寺师姑卖?作、领抹、花?\、珠翠头面、生色销金花样 幞头帽子、特髻冠子、?{线之类。殿后资圣门前,皆书籍玩 好图画及诸路罢任官员土物香药之类,后廊皆日者货术传神 之类。 ”由此可知,相国寺开放贸易时日,乃是一所综合性 商贸市场,货物琳琅满目,热闹非凡。不仅商贾云集于此销 售货物,相国寺僧尼也参与其中,扮演着商贾的角色。窥豹 一斑,足见北宋商业的繁盛。商业繁盛之所并非限于相国寺 寺内,出相国寺,寺东门大街,皆是幞头、腰带、书籍、冠?\ 铺席,丁家素茶。寺南即?h 事巷妓馆,?巷皆师姑?作居住。 北即小甜水巷,巷内南食店甚盛,妓馆亦多。可见汴河大街 北向商业圈,以相国寺为中心,向南、北、东三面延伸出各 色商业街市。汴河大街南向商业则是保康门瓦子,从保康门 向东沿城皆为客店,南方官员商贾兵级,皆于此安泊。 西大街、万胜门内大街滨水商业区各有繁华“桥市” , 西大街为浚仪桥,万胜门内街为金梁桥。 “桥市”的商业范 围并非单指一桥之上的商贾摊贩,而是因桥梁通常作为陆路 与水运的交集之处, 从而衍生出的一段或一片商业街区。 《东 京梦华录》中有关“桥市”文眼记载有两处, 《杂赁》一篇: “若凶事出殡……常出街市干事,稍似路远倦行,逐坊巷桥 市。自有假赁鞍马者,不过百钱。 ”原文的意思是,平常外 出到街市办事,如果嫌路远而懒于行走,各处街坊里巷,桥 头集市,自有租赁鞍马的地方。稍加分析,便知这里的桥市 皆指桥头集市,而并非单指桥上摊贩。 《肉行》一篇: “坊巷 桥市,皆有肉行。 ”同理。 浚仪桥街与金梁桥街皆是借着桥梁水陆交汇之处的优 势,从而形成的商业街区。据《东京梦华录》大内西右掖门 外内街巷一篇记载,浚仪桥至金梁桥一段,酒店、食店、药 铺遍布周边,其中又以药铺居多,之所以药铺居多,是因为 熟药惠民西局位于此地段。熟药局为官方出售官府积滞之 药,以提供民间治病之所。可见北宋期间,商业区便已有集 群效应。 汴河滨水商业的中心地段应为州桥了,州桥位于东京城 的中轴线上,北面大街为御街,大量官署衙役坐落于此,南 面为南门大街,著名的州桥夜市便是此地。据《东京梦华录》 州桥夜市、朱雀门外街二篇记载,州桥夜市以州桥为起点, 向南出朱雀门直至龙津桥皆是商贩。州桥与龙津桥街皆位于 东京城中轴,州桥横跨汴河,龙津桥横跨蔡河,也就是说, 州桥夜市正位于汴河与蔡河之间。州桥街市以食店为主,美 食小吃数不胜数,热闹非凡,直至三更才得以安静。北宋东 京夜市自然不止州桥一处。自乾德三年赵匡胤取消宵禁令, 北宋夜市便兴欣而起,夜市遍布东京城,甚至出现专在夜间 营业的鬼市,可谓一座不夜城。 北宋东京其他水系沿岸,虽零星分布些许商业,但皆不 如汴河沿岸的繁盛。试述一下其原因:金水河因引水于荥阳 祝龙泉,水质清澈,是东京城北部及皇城的主要生活用水, 但首要职责仍是保证皇城用水。故而北宋对金水河的使用有 严格的限定,同时金水河不是漕运河,这就使得其丧失水运 功能,势必不能给沿岸带来过多的商业机会。蔡河与五丈河 虽与汴河同为漕运河,但其地理位置皆不如汴河,汴河处于 东京城中部偏南,贯穿东京内城、外城,内城流域又靠近皇 城。同时汴河通江淮等江南富庶之地,每年漕运粮巨大,种 种优势条件皆不是蔡河、五丈河所能比拟,故而四河商业以 汴河为盛是必然的。 4 结语 自古以来,水系建设与城市发展便是亘古不变的永恒主 题。北宋东京,从大梁开鸿沟造就魏国霸业,再到隋炀帝开 通济渠成就汴州殷盛,后周浚汴口, “十三间楼”的山积波 委、岁入数万。直至北宋的八方争凑,万国咸通,无一离不 开水系的建设。诚如管子所言: “水者,地之血气,如筋脉 之通流者也。 ” 东京汴河沿岸商业的繁荣并不是偶然形成的,政府对水 系建设的重视与合理的管理制度才造就了北宋繁华的滨水 商业。完善的水系建设必然会推动城市的发展,水系的废弛 也将伴随着城市的衰败。靖康之难后,宋无暇汴河治理,以 至汴河决口有百步者,塞久不合,干涸月余,纲运不通,汴 河逐渐淤积消亡。从此,汴河沿岸的繁华便一去不再。 参考文献 [1](汉)司马迁 撰.史记[M].(宋)裴?S 集 解, (唐) 司马贞 索隐, (唐)张守节 正义 ,北京:中华书局,2014 [2](唐)魏征 撰.隋书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7. [3](宋)王钦若 等撰.册府元龟[M].江苏:凤凰出版社, 2006. [4](宋)释文莹 撰.玉壶清话[M].江苏:凤凰出版社, 2009. [5](宋)王辟之 撰.渑水燕谈录[M].北京:中华书局, 1997. [6]梁思成 著.中国建筑史[M].上海:三联书店,2011. [7](宋)孟元老 撰.东京孟华录[M].北京:中国商业出 版社,1982. [8](元)脱脱 撰.宋史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77. 责编/马重阳 马铭阳

相关推荐:



搜索